利来国际娱乐平台-经典好文章在线阅读:错过周杰伦演唱会的两个人

当前的位置:利来国际娱乐平台 > 经典文章 >

错过周杰伦演唱会的两个人

2017-09-14 03:00:27 作者:唐晓芙 阅读:载入中…

错过周杰伦演唱会的两个人

从前没说出口的秘密,都会在将来某一天显形。

这是真实故事计划的第 218 个故事

我最不喜欢参加同学聚会的一点就是,他们总爱玩真心话大冒险。 

小学同学毕业10周年和15周年的两次聚会,我都参加过。每次酒过三巡,他们总是会起哄要每个人回答,读书的时候暗恋过班里的谁。

这个总能带动气氛的问题,我们班从没回答过的人就两个,我和朱超。 

每次问到我的时候,我都做出痛心疾首状,哀叹自己被残忍的高压教育剥夺的青春:“没有,我真的从来没暗恋过谁,我所有时间都花在学习上了,哪有空搞暗恋呀!” 

我这样说,他们不得不信。我二姨是小学班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,打从我一进校,就不分课余地箍着我学习,我童年所有时间不是在学习,就是在学习的路上。我不仅上课要专心听讲,下了课还要被二姨拉到办公室我开小灶讲题。 

有次学校停电,下课铃声没响,二姨不自知地拖了堂。在大家一片哀嚎抱怨中,我内心竟升起了一股喜悦,比起我一个人去学习,我情愿不下课大家一起学习。就连周末,二姨也没放过我,把我拉到二姨父的奥数班去学奥数,说听不懂没关系,在良好的学习氛围里陶冶一下也是好的。 

这种氛围里长大的我,无论大小考试,基本都是全班第一,在聚会上这样回避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,没有谁会提出异议。 

然而朱超不同,他是有暗恋对象的,只是他不肯说。两次问到他,他都选择大冒险,毫不犹豫地认罚连喝三瓶啤酒。头一回喝得太急,他吐了一地,后程持续昏睡到聚会结束。即使醉得不省人事,他也不肯吐露埋在心里的名字,要不是他当时有女朋友,大家都要怀疑他心里藏着一座“背背山”了。 

第二回,朱超有备而来,酒量见长的他再次选择连喝三瓶后,还生龙活虎地唱了一宿周杰伦的歌,在唱到《最长的电影》时,他还刻意跳到了茶几上大声地吼了出来,活生生把一首慢情歌唱出了摇滚范,在大家的嬉笑打诨中,我听出了别样的滋味。 

“如果再重来

会不会稍嫌狼狈

爱是不是不开口才珍贵” 

我和朱超是在六年级成为同桌的,当时国家高举“先富带动后富”的旗帜,二姨也响应号召,在我们班搞了个“好成绩带动差成绩”的帮扶活动,第一的我被迫和倒数第一的朱超结成“对子”。

打从朱超提着书包走到我跟前开始,我就没和他说过一句话。他刚一落座,我就迅速地用水彩笔在桌上画了一条“三八线”来表达敌对立场,只要他一不小心越界,我的圆规就像刺刀毫不留情地扎在他手臂上。

我对朱超的厌恶由来已久。早在我当学习委员抽同学背课文开始,朱超就是给我带来最多麻烦的人。二姨规定,抽背的时候,一篇课文最多可以背错5处,其他同学有时背错了7、8处我忍忍也就过了,而朱超则是背了个标题和作者名,剩下的课文就得我一个字一个字地提醒他了。 

我疑心他放学回家从来不碰书本,总要拖到不背不能回家的时候,他才翻开书来装模做样地读几次。即使我对他的要求已经降低到“能基本复述出课文内容”即可,他都还能把《小马过河》里的牛伯伯记成驴伯伯。 

我不止一次怀疑过他的智商。可除了书本上的知识,课堂外的东西他如数家珍。朱超的桌柜是他的“百宝箱”,里面堆满了许多奇怪的“垃圾”。有他赢来的弹珠,还有他收集的水浒英雄卡。水浒里面的108个英雄,他个个都记得住排位外号和生平事迹,就连不是英雄的武大郎和潘金莲,家住哪儿他都门儿清。 

我寻思他是故意不把精力用在学习上,对他的厌恶又上升了一层。

有一次他又没按时背完课文,害得我放学老半天还在教室里呆着。我边做作业边用余光瞟见趴在课桌上左摇右晃的他,气不打一处来,正想走过去给他在背上来几记铁拳,他却先把手中的课本放倒,笑容满面地向我展示他课桌上的成果了。

那是一窝蚂蚁,被他养在一个透明的塑料盒里。盒子顶部没有盖子,他用布套了一层,蚂蚁不至于被闷死。我透过盒子清楚地看见里面有一只肚皮白白的大蚂蚁,还有许多黑色的小蚂蚁,不停地走来走去,看得我背脊发痒,总担心上课的时候有逃出来的蚂蚁爬到我身上。 

正当我被这窝蚂蚁恶心得难受的时候,朱超饶有兴致地给我介绍起来了:“你看,最大的那只是蚁后,这蚂蚁民族的壮大都得靠它,这还有雄蚁和工蚁……”

我一想到他不用心背课文还玩别的东西,耽误我回家,火气急速攀升。朱超看着我不断扭曲变形的脸不仅没有收敛,反而嬉皮笑脸地拿出扇子给我扇凉:“莫生气莫生气,为了小事发脾气,回头想想又何必,别人生气我不气,气出病来无人替。” 

他话一出口,我就毫不犹豫地从他桌上抓起盒子,把布套撕开,走到了窗台边,用扔铅球的劲把那窝蚂蚁连盒扔了出去。 

“扔蚂蚁事件”之后,朱超老实了许多,背课文前还会主动看书了,放学走得早还会用透明胶把自己柜子粘住,我让他怕我了,我感到很高兴。 

我从没想过朱超会邀请我到他家去吃炸猪排。我本想保持住他对我的畏惧,以便更好地管理他的学习。无奈一想到金灿灿、脆生生的油炸大排,就咽着口水极不情愿地同意了。

朱超住在菜市场小巷拐角处一栋破旧的三层小楼。他父亲过世早,全靠他妈妈一个人拉扯他。朱妈妈把一楼改成了门面,搭着门板,卖起了猪肉,随便客人要买哪个部位的肉,朱妈妈立马抡起大刀,连骨带肉地往肉上砍,一砍一个准,姿势潇洒得像一个侠客。

朱超自豪地望着他妈,口吻里满是崇拜之情:“瞧见没,我妈说了,谁要是在学校里敢欺负我,她就来学校砍得谁渣都不剩。”

我这才琢磨出朱超请我吃“鸿门宴”的意图,敢情是给我来个下马威。不过我可不会示弱:“我妈也说了,谁要是敢在我面前吹牛逼不打草稿,就叫我把谁门牙打掉,让他一吹牛逼就漏风。” 

图|《两小无猜》剧照

那个下午,我去了朱超二楼的卧室玩。我惊讶地发现他书柜里堆满了密密麻麻的漫画和各种各样的小说。他告诉我,他们隔壁就是个收二手书和音像品的摊贩,他没事的时候就偷他妈妈的钱拿去买书,没偷到钱的话就直接去偷书。

我忍不住对他大加指责,他却不以为然地反驳我:“你懂什么,鲁迅都说过‘窃书不能算偷,读书人的事,能算偷么’。”

我只知道鲁迅在课桌上刻了个“早”字来激励自己不要迟到,没想到他还说过这样有损道德的话。

我有些狐疑地望着他,他赶紧抱下一大堆课外书,摆在我面前:“我发现你学习学傻了,除了课本上的一二三四什么都不知道,你看过《七龙珠》《乱马》吗,你读过金庸古龙吗,你连这些基本的课外读物听都没听说过,你怎么可能知道鲁迅还吃过人血馒头,还说过‘休息时间就像海棉里的水,只要愿挤,总还是有的’。”

那天下午,朱超向我卖弄着他漏洞百出的学问,而我在他家小阁楼里看了一下午课外书,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。我发现原来我的身边有这么多好玩的东西,原来浪费光阴是一件这么愉快的事情,原来考第一也不是想象中那么了不起。

在我们吃完朱妈妈送上来的炸猪排后,我的快乐指数达到了一个从未有过的顶点。我摸着滚圆的肚子,幸福地躺倒在朱超的课外书上,内心如苦修多年的老和尚豁然顿悟,就这样睡死过去,人生已了无遗憾

我就是在那个时候第一次听到周杰伦的歌。

和“原来不学习还可以这样玩”的感觉相同的是,原来歌也可以这样唱。那首歌叫《双截棍》,不知道是周杰伦吐字太快,还是因为盗版磁带音效不好,我从头到尾只听懂了副歌部分。而反复学习这首歌的朱超仿佛被点燃了,拿出自己的歌词小本,跟着录音大声念词,掉拍掉得仿佛在跟歌曲做自由搏击。(亲情日志大全 www.uroglass.com)

在朱超呈癫狂状的跟唱间隙,我转头望向倒在我旁边的他,觉得他好像没那么讨厌了。 

 

去朱超家后,我们互相给对方起了外号,我叫他“猪肉超”,他叫我“唐政委”。本来他是想给我取名叫“唐三八”的,因为他觉得我总是一副伟光正的样子。在我多次用圆规向他展示了我的三八先锋气质后,他心悦诚服地觉得我这种善于团结同志,积极给同志做政治工作的作风,大有当“政委”的潜质。 

在接下来的学习过程中,我没能挡住朱超不断向我输送“糖衣炮弹”,我在他的撺掇下,看了大量的课外书,有时候看到最新章节朱超没有的话,我还会提醒他又该用鲁迅的法子去“窃书”了。 

他给我借金庸的小说,我不敢带回家光明正大地看,只好趁父母睡下了打着电筒在被窝里逐字逐句地小声读。我时而被郭靖黄蓉的恋爱趣事逗得大笑,时而为乔峰悲壮的身世感伤落泪。不出两个月,我的眼睛就近视了。

他还翻录周杰伦的歌给我听,外面还是英语磁带的标签,可是里面的内容被朱超洗掉了,重新录成了周杰伦的歌。我也学着他听一句摁一个暂停键的方式记歌词,课堂笔记本最后被我写成了厚厚的歌词本。

那年圣诞节,朱超送了我一张贺卡以示和我的关系“破冰”,我翻着白眼收下了并反复表示,这不算受贿,我还是要从严抽背他的课文。

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那年冬天朱超也收到了一张贺卡。

从没收过贺卡的朱超如获至宝,捧着那张圣诞老人封面的卡片反复欣赏,得意地向我炫耀:“你说是谁送给我的呀,没想到还有人暗暗关注我呢。”

我拈起他的卡片打开一看,上面用钢笔歪歪扭扭地写着四个字“圣诞快乐”。

“一定是个差成绩送的,你看字写得多丑。” 

“差成绩怎么了,差成绩就不活人了,”朱超很不服气,“政委你的阶级观念太重了,老是一副瞧不起我们差学生的样子,你二姨都说了,将来的事说不准,当老板的反而都是差生,你们这些好学生都是给我们这些老板来打工的!” 

“先别管我将来给不给你打工,”我把朱超的课本给他摊开,指着当天要求背诵的课文,“你先把这篇课文背熟了,课文背不下来的人今天放学不能回家。”

图|《两小无猜》剧照

在六年级上学期的期末考试排名里,我破天荒地掉出了全班前三,甚至跌到了中游水平,老师一读我的分数,全班哗然,我在大家的议论声中红着脸走上台领下考卷,羞愤地趴在课桌上痛哭起来。

朱超的成绩倒是一如既往的稳定,继续保持倒数第一。朱超的成绩没上升,我的成绩反而下降了一大截,二姨一开学就把我们的座位给调开了。我的新座位在第二排,新同桌是班上的班长,我埋下头收书包的时候感觉朱超一直在看着我,他仿佛有话要给我说,但我始终没有抬起头。

虽然和朱超调开了座位,但我发现我再也无法心无旁骛地投入到学习中去了,谁让我托朱超的福体验到了多姿多彩的课外生活呢。 

我每天闷闷不乐,学习也心不在焉,二姨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无论找我谈心,还是为我补课,我的考试成绩一直反复,很不稳定。

小升初考试,我考到了市重点初中,而朱超则因为成绩不理想,按学区由教育局统一分配,被分配到了一所风评不太好的中学。 

我上初中后还远远地见过他一次,后来听说他初中念完就没有再上学了。 

我后来再也没有以学霸的身份在班上发光发热过,在青春叛逆期,还萌生过要把错过的童年补回来的疯狂念头,在和家人多次激烈争执后,父母幡然醒悟,让我劳逸结合。高考那年,我考上了重点大学,但并不是特别顶尖的学府。 

再次见到朱超,已是我大学毕业后了,有次回老家和妈妈逛超市时,突然有人在背后喊我的名字。 

我回头一看,一眼认出了朱超,他一点都没变,只是比小时候高大许多,身旁站着一个白净娇小的女孩,他笑着给我们介绍说是他女朋友,快结婚了。我和妈妈赶紧恭喜了他,说了许多客套话。 

小学同学15周年的那次聚会,不知道为什么,朱超的兴致格外好,霸着话筒就没有丢手的打算,反复唱的都是周杰伦。 

朱超唱完《最长的电影》后,我一看表,都快到12点了,赶紧向同学们打招呼请辞,同学们逼着我连喝了三杯“告别酒”才放行。 

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,被风一吹,酒劲有一些上头,我正犹豫要不要打车,朱超突然从后面叫住了我。 

他不由分说地要送我回家,我只好低头跟着他走。很长时间没见,我们再也不像儿时那样嬉笑亲密。 

我怕气氛尴尬,主动问起他的近况。朱超告诉我,他真的当上了小老板,成立了一家房产代理公司,管着十几号人,在房价飙升的这些年,小小地赚了一笔,而更多的财富来自于他家在市中心被拆迁的那三层楼。

他还告诉我,上次我在超市看见的女朋友现在已经是他老婆了。那女孩是个学霸,名牌大学本硕连读,现在都考上美国的博士了。我嘲笑他身为学渣却有一颗改善下一代基因的苦心,他毫不客气地表示自己要向苍天宣告绝不认输。

“我应该会和我老婆一起出国,之后回来的机会就少了,”朱超突然这样说,“可是我的心有一些遗憾。” 

他微微地蹙起眉头:“说来也奇怪,有些话我其实一直想跟你说,但总是没机会。小学换座位后你就不肯理我了,初中的时候我还来过你们校门口等你,也没等到,再后来不知怎么地又联系不上你了,我步入社会早,忙着忙着也忘了,幸亏后来遇到了班长,才要到你大学的电话。哈哈,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不合适了。” 

他递给我一个小盒子,态度坚决地要我收下它:“你一定要收下,不是贵重物品。只是一些小玩意,我希望你留着。” 

他送我到我家楼下,我拿着小盒子目送他离去的背影,还没有走上楼就忍不住拆开了它。 

作者图|朱超送我的小盒子

里面有一些玻璃弹珠,还有他连号的英雄卡片,这些都是朱超儿时的宝贝。盒子里还有几卷磁带和一把生锈的圆规。压在盒子底部的,是朱超以前收到的那张圣诞节贺卡,时隔多年再次看到,我的心突然跳乱了节拍。 

那张贺卡是我送给朱超的。 

我不知道这两次同学聚会的表现有没有露馅,其实我小时候一直暗恋的人是朱超。 

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对朱超产生了异样的情愫。 

当年我从他翻录给我的磁带里仔细地辨认着周杰伦模糊不清的声音,曲调里随意地哼唱着:“爱情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,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。”

我一边听着歌,一边吃着碗里的黄金豆,眼前出现的是朱超的脸。 

直到那时我才发现,朱超长得还蛮讨人喜欢,浓眉大眼,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。 

有一次他带了一个随身听来班上,他教我把耳塞从衣服里穿进去,从领口处扯出来,再用头发盖住耳朵就可以边听课边听歌,那天课上,我们一人一个耳朵带着一个耳塞,紧张而又刺激得听完了磁带的A面B面。 

“嘿,你知不知道周杰伦开演唱会了?”朱超小声地凑近我说,“听说还有歌迷在他演唱会上求婚呢。” 

“真的吗,这对女孩子来说是一个多大的惊喜呀!”我一脸神往,“这个男的可真浪漫呀!”

朱超毫不谦虚地自夸起来:“咳你不知道,我就是一个浪漫的男人。”

他手舞足蹈地说着,手肘无意跨过了“三八线”,我正要挥着圆规去“制裁”他的时候,他突然朝我笑了起来。那天下午刚好下了雨,空气里满是潮湿的味道。我的圆规迟迟没有落下,我转手拿起一把直尺轻敲了两下他的手臂以示警戒。

圣诞节的时候,班上的同学开始互赠卡片以示友好,我给相熟的女同学挑好了卡片之后,鬼使神差地又多买了一张想要送给朱超。 

为了防止朝夕相处的朱超看出我的笔迹,我特意用左手写的字,还因为用笔不畅,沾了一手的墨水。

上初中后,有一天放学,快出校门口的时候我突然看见朱超站在我们学校对面。如同突然被鼓槌重重地敲击,我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,快得仿佛要蹦出嗓子眼。我站在原地匆忙地整理自己混乱的思绪,我想假装不经意地路过他,自然地和他打招呼,再随便地说点闲话,或许我们还可以又去他的小阁楼里聊聊天。

可我还没走过去,便看见一个和我同校的女孩上前与他打招呼,还亲密地拍了拍他的肩。 

我突然失去勇气,回家后,删除了关于朱超的所有联系方式,还拉黑了他的QQ。

上大学的时候,我接到过一次朱超的电话,我不知道他是从哪里找到我号码的,他在电话里说自己要来重庆一趟,问我有没有空一起聚聚。 

我想了想,还是拒绝了他,那时我已经谈了一个大学的男朋友了,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身份面对我儿时暗恋过的男孩。          

我拿着送给朱超的贺卡,内心一番感慨,当初一些奇怪而任性的选择在时光里已是风云千樯。

我小心翼翼地打开贺卡,里面掉出两页纸来,在微弱的路灯照射下,我看到两张周杰伦在重庆开演唱会的门票。 

时间是他打我电话的那一年。 

作者唐晓芙,报社编辑

编辑 | 王大鹏 

点击蓝字查看作者的其它故事

从饭碗里扒出来的爱情

广场舞女神大战陀螺天王

完美外遇

去领导家洗澡

[来源:利来国际娱乐平台网 http://www.uroglass.com 经典好文章阅读,转载请保留出处!]

评价:

[匿名评论]登录注册

评论加载中……